正态扰动

理论上这是一个坑,用来记录一些可能有些情绪化的想法,但相信至少不会被归类为无理取闹之列

这个帖子是一直以来的想法——比起之前所一直使用的微信朋友圈,网站这样的公开却几乎无人观看的场所,是能让自己更加舒适地书写的地方,而不用害怕意料之外的凝视

那么从今天开始吧

2020-12-9:在与母亲的这次长得超乎预期的冷战之后,今天似乎明白了什么叫“核心利益问题的绝不退让”。她希望我绑定在传统的家庭体系中,即使早已成年也期望更强的服从性和依赖性——这对于早已顺从于传统女性角色、难以在母职以外的其他方面意识到自我价值的她而言,是一个有着极大势垒的局部最优解。然而,显然地,这对我来说无异于放弃一生所有自由和幸福的可能,沦落为宠物般的存在。如波伏娃所言,“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因而,任何一方都不会退让,并且至少一方意识到了这不是一个能被话语所解决的问题,这一不得不正视的矛盾必然在长期内成为这个原生家庭的底色。

往大里说,这与日趋紧张的世界局势又何其相似?导致一切的绝非误解,而是各自赖以生存或发展的途径之冲突。某一方的彻底改变是这样的冲突的必然结局;不过如果以乐观的方式去看待,改变的方式并不限于征服或崩解,也有可能是某一方跳出巨大的势垒,去寻找另一种生存之道。

某种意义上,这就是我一直关注桑德斯和AOC的原因;同时,也是一直以来追求尽量早的经济独立、以及尝试将性别议题和女性主义话语带入家庭讨论的原因。

一周年|关于幸存者偏差与文明的可能

想起今天是Cordelia一周年,好像一直没有好好利用这个网站。那就在这里发一下这篇杂文吧。

最近想的事情还是挺多的,忙完这一阵得好好写下来。

前些天在如知乎上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如果人类文明全部消失,只留下一所大学的全部师生与足够他们生存的食物,千年后会发生什么?”

许多人,包括一开始的我,想到的都是何时能重建现代文明。但随着我尝试去推演这样的一个世界,我突然意识到:如果能延续文明的火种,后人会在祖先留下的这一点技术资料的基础上发展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有一种自编码器的感觉,人类把知识通过创立大学的形式浓缩给少数人,再通过这些人的记忆复原出技术基础相近风格却可能迥异的文明。

如果真的有机会看到这一天的话,这何尝不是一次我们对历史、对文明,乃至对“什么是我们自身”的理解的重构呢?

我们所身处的大地积累着由无数的幸存者偏差共同构成的历史。一个迦太基毁灭罗马、工业革命首先发生在阿兹特克、阿拉伯人第一个发明飞行器、清朝赢得甲午战争的世界是我们所无法想象和预测,但却是完全可能存在的。即使无论如何终将走上我们称之为共产主义的道路,但只要有一件关系到一个民族独特的知识和遗产之前途的事被改写,历史的进程和文明的形态也许会变得与我们所认为理所当然的一切截然不同。

这样的改写似乎并不困难:一百年的时间差或一项关键理论的代差便足以决定一切,先至者将有机会抹去所有可能的后来者的声音,而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而一百年的尺度或一个科学发现,以地球、以生物,甚至就以智人历史的视角来看,都只是一个瞬间。世界各地上平行演化了数千年的、各怀瑰宝的人类族群,如今因为一瞬间的差异而高下立判,先进抹去落后似乎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相比起人们津津乐道的人与人之间的“内卷化”,这是多么的相似,又是放大了多少倍的可叹与可悲!

并没有在最近的一次世界大变局中占到先机的非洲和中东诸多文明,今天被不了解的人轻易地认为是未开化、愚昧的、非主流的。那那些本同样拥有过灿烂历史、给予时间也一定能发展出一个独特的世界,却因为随机的一瞬间而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文明,谁又会记得它们呢?

我常痴迷于科幻作品中诸如《王立宇宙军》的欧尼亚米斯 、《阿凡达》中的纳威人,甚至 《星球大战》的遇战疯人这样的形象。无他,只是从它们的身上我看到了文明的技术形态的另一种可能,即使在此地、此刻的我们看来这些可能也许并不合理。也许,也许,在另一个平行演化的宜居星球上,生物或高分子技术的革命将先于机械工业的大繁荣而发生,人们将习惯于一个蛋白质与核酸而非铁与硅构成的世界——谁知道呢?

如果如那个假设所说,世界被毁灭而一少部分人幸存,带着旧时代全部知识产物的一小部分的人类在那之后走过新的历史建立新的社会,届时所有的幸存者偏差将被重写、将再次发生——到那时,文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人类还是我们所认知中的人类吗?

我无法回答,但的确可以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提问箱 | 氢氧结合体的2019

又是一年。

这几年每年将要结束的时候都会发一个匿名提问箱,让还在关心我的人们知道我的近况,也让我有机会在写回答的时候反思过去的这些时间。当然,问什么都可以哦,不一定要限于今年内的事。

今年有了自己的网站,就发在这里吧。规则还是和以前一样:在评论区匿名提问(不匿名也没有问题哦),如果我觉得可以回答的话就回复并公开出来。

可惜的是这个网站不如微信小程序方便,不能把回复自动推送到提问者的微信。大家如果想收到回复提示的话,可以在“邮箱”那一栏留下一个关键词(接头暗号?哈哈哈哈)啥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回答完就把关键词回复到朋友圈的评论区就好啦。

新年快乐呀。

奇妙能力歌

我看见夜空中的红字
看见停滞的二十小时
看见塑料管里的胆汁
我看见你

我穿越北京的晚高峰
夕阳刺眼在浅橘天空
穿越人流尾气与霓虹
我来到你

我听过电机攀爬天桥
听过列车交错的呼啸
听过五道口夜的喧闹
我听见你

我知道生命终将沉寂
幸福痛苦都不是虚拟
知道爱之于人的意义
我知道你

我抱紧每分每秒的心情
抱紧已然凝固的回忆
抱紧虚无缥缈的愿景
我抱紧你

致明天,和明天的你

她站在两个世界的分界线上,忐忑地等待着未来。

时间越来越近了。她瘦小的身躯上压力一点点增加,仿佛在挑战她的极限,又似乎在试图将她压垮。即使知道自己早已做好准备,她仍然不免有些焦虑,不知道当期待已久的那一刻出现时,她将如何面对。

她看向四周,她看到无数的同辈和她站在一起。即使她知道各自的命运掌握在各自的手中,他们的身影仍然让她感到,她并不是孤身一人。她眺望远方,她看到更早的伙伴奋斗的结晶在闪闪发光。距离有些远,她看不清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但这至少让她相信,她也可以。

时间到了。那些日子准备的、承受的 、磨炼的一切,此刻奇妙地推动着她旋转起来,像芭蕾舞者自信地翩然起舞。她明白,这就是无数次在她的梦中出现的时刻。她竭尽所能,应对着早已熟稔于心的种种困难,把它们转化成展现自己努力与价值的答卷。

“原来我也可以做到啊。”她说。他们说。

她仰望着线粒体基质里,属于她的那些ATP高能磷酸键的光芒,心里传来一阵从未有过的悸动和温暖。

——谨以此祝我相识的和不相识的各位2019届高考考生一切顺利。

Cordelia

First attempt to create a real personal website.

Though something of this site are far from perfect, it is my first home in cyberspace for me.

Maybe I will set up another server all by my own in the future (this one is based on a ready-made ISO) , but before then this will be the place.

Happy Children’s Day, Cordelia!